020-89324159

故宫启动养心殿研究性修复项目

2016-08-27 浏览:28

  养心殿坐落于紫禁城后部乾清宫西侧,始建于明嘉靖十六年(1537年),是清朝最高权力中心所在地。清朝共十位皇帝曾先后在养心殿居住执政,是清代帝王使用时间最长的勤政燕寝之所。养心殿主体建筑是明代官式建筑的遗存,集中体现了清代建筑艺术中满蒙汉文化、佛教艺术以及西方文化的多元共生。养心殿的格局和陈设虽然根据不同时期有所变化,但是仍然保留着清代雍正皇帝以后各个不同时期的原状陈列,是研究清代工艺美术发展及清代帝后理政及寝居空间的珍贵史料。养心殿内现存各类室内外陈设1890件,涉及铜器、玉器、瓷器、木器、书画、古籍等,均具有极高的文物价值。

因何修缮
  在清代档案文献中,留下大量与养心殿相关的营建史料,更为珍贵的是,已被列入世界记忆名录的上万件清代样式雷建筑图档中,有百余张养心殿相关画样、工程清单、随工日记等,忠实记录了道光至同光朝样式雷第五代雷景修至第七代雷廷昌主持养心殿内檐装修设计的全过程,是目前已知保存资料最完整的清代皇家建筑设计个案之一。

  作为紫禁城古建筑群中的经典代表,养心殿建筑工艺精湛,空间灵活多变,历史与地域信息丰富。制定科学详尽的保护规划和专项保护方案,集中人力物力进行科学管理修复,达到充分理解并完整延续其价值、恢复其健康、改善文物保存环境、提升养心殿整体环境质量的目标是养心殿保护修复的首要任务。

怎样修缮
1、 突破现有机制实现“研究性修复”
  本次养心殿修缮的意义,并不简单等同于以往古建筑的大修。据介绍,此次修缮,故宫博物院经上级部门批准,将突破现有部分体制机制对于古建筑修缮的约束,研究“研究性修复”的策略、技术方法和实现途径,尝试突破现有的材料供应束缚、工匠与研究者聘用障碍,希望能够率先实现“研究性、预防性”为主的科学修复,为国内文物建筑保护工程做出表率。
  研究性修复不但对可见的内容勘察,还提出古建筑上的“考古”理念。养心殿研究性修复项目是我国首个可移动文物与不可移动文物的综合研究性修复项目,故宫博物院将藉该项目在国内创立文物修复与保护的典范。
  此次修复工作,将养心殿置于历史时空的背景下考量,遗产管理者和多学科领域的研究者与技术专家、优秀的工匠、手艺人对可移动文物与不可移动文物的全方位的科学评估、检测、会诊、修复,完整真实地再现养心殿的魅力。

2、 “分门别类”针对化研究
  在此背景下,养心殿研究性修复项目设立了养心殿科研课题的子项目,课题研究经费从捐助资金中获得。经过一年的筹划与准备,故宫博物院面向全院科研人员开展“养心殿研究性修复项目专项课题”申报工作,鼓励科研人员对养心殿相关的历史文化、藏品、档案等进行梳理和研究,最终经过学术委员会评审,33个项目通过立项。立项课题涵盖养心殿的古代建筑研究、藏品研究、古书画与碑帖类文物研究、古籍档案研究、清宫廷历史文化及清史研究等方面。比如包括宫廷戏曲研究、宫廷人物研究、与养心殿相关的重大政治、军事、文化事件研究等多个方面。

3、 群策群力
  过去没有一项工程能够上百名高级职称人员,书画部、器物部、宫廷部等故宫30多个部门同时参与,在研究性保护旗号下才得以实现。故宫古建部一位专家坦言,虽在古建部,获得如此近距离接触、研究“养心殿”的机会历史鲜有。“开门修古建”将使故宫各部门在科研上有珍贵的收获,最终反馈给社会。据悉,本次修缮不仅仅是对内“开门”,也对外“开放”。目前,故宫博物院的研究机构计划与中国文化遗产研究院、中国地震局、清华大学、北京大学、北京师范大学、日本东京大学、法国、意大利博物馆等海内外数十所高校、研究机构、博物馆在多个领域展开密切合作,实现研究格局的突破,打通学术壁垒。
  “我们希望通过养心殿大修告诉国人怎么修文物,冲破现有不合理的体制约束,再不能像土建工程一样对待文物修复工作。”单霁翔说,以往囿于体制约束,甚至出现“包工头”找农民工修古建的现象,专业的队伍被迫解散。希望通过养心殿项目,让专业的回归专业,改变中国对于文化遗产保护目前不合理的机制体制状况。2020年,养心殿修缮项目与平安故宫同时竣工,届时,期望能够通过这个项目展示故宫博物院最高的工作成果及学术研究成果。

项目特点
1、 研究参与
  在修缮前要做综合研究,本次养心殿修缮故宫37个部门齐上阵,均参与研究。
2、 系统勘查
  研究性修复不但对可见的内容勘察,还提出古建筑上的“考古”理念。
3、 课题参与
  前者多人才、多部门、多角度参与科研课题研究。
4、 部门协作
  多部门跨行业的合作,组织复杂。
5、 工程监理
  工程监理格外细致,特别对于隐蔽部位监理更加细致。
6、 专业队伍
  重新将此前已经解散的专业古建修缮队组建起来,包括老专家、传承人。
7、 技能培养
  必须经过专业培训,8大作每个都必须培训,不能农民工、包工头就来修。
8、 材料供应
  根据勘察测绘的结果选取最原汁原味的材料,不受政府采购的影响。
9、 公开机制
  把修缮作为一个对公众公开的持续过程,修缮的过程中持续开放,让公众从修缮过程中获得信息。
10、系列报告
  将通过系列报告详细记录修缮经过,让更多研究人员能够受益。

  单霁翔介绍,养心殿此次大修4年,殿内文物不会闲置4年。故宫计划在此期间举办四五次专题巡展,首站确定9月落户首都博物馆。首博将在馆内再现故宫养心殿场景,将文物珍品对号入座,摆入相应位置。“预计有两三百件文物展出,观众将首次走进透明的‘养心殿’,走近欣赏文物,而非隔窗张望。”单霁翔说,故宫今后还将根据专家最新的研究成果,制作新的养心殿VR,让更多观众不进故宫就可了解详实的养心殿故事。

  2020年,养心殿将再次开放,参观面积将从曾经的30%扩大到90%,御膳房等从未开放的“禁地”都将揭开面纱。届时,故宫整体开放面积也将扩大到80%.

  (纪录片)《我在故宫修文物》就是以开放态度获得公众好评,故宫的古建修缮也将一以贯之,养心殿的修缮将秉持开放原则。修缮过程中最大程度保留和揭示历史信息,下一步进行更好的展示。

本文来源于:www.gzleetn.com博物馆设计地方文化

扫一扫关注力天展览了解更多资讯


cache
Processed in 0.004174 Second.